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 正文

中国出版产业:探索铸造“航母”之路

<<上一条 2012年03月26日16:18 | 发布人:超级管理员 | 浏览次数:3632 下一条>>

 

编者按:胡锦涛总书记近日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会议上就深入推进文化体制改革发表重要讲话,提出“要加快发展文化产业,认真落实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精心实施重大文化产业项目带动战略,推进文化产业结构调整,培育新的文化业态,提高文化产业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水平。”在我国新闻出版业总产出已过万亿元的今天,如何培育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出版集团?如何实现规模化与集约化、专业化的有机统一?如何使我国由出版大国向出版强国转变?还需要我们进一步创新改革思路,破解发展难题。

    今年以来,出版企业上市争先恐后: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旗下的凤凰置业公司借壳耀华玻璃成功上市;

    中南传媒上市申请7月16日已获证监会通过,上市后将形成编、印、发、供全流程的产业链;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近日宣布,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以艺术品经营为主营业务的荣宝斋股份公司计划在2010年内实现上市……

    资本力量改写中国出版版图数字 据了解,在出版业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2009年,全国新闻出版业实现总产出1.06万亿元,实现增加值3099.7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新闻出版中的核心产业——出版、印刷、发行及相关活动的行业增加值超过1660亿元,占同期文化产业核心层增加值的60%以上。在今年出炉的文化企业30强名单中,出版企业占据11席之多。

    “资本运作已成为中国出版业发展的必然趋势,资本的力量正在改写中国出版版图。”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桂科表示,当前中国出版业的竞争日趋激烈,兼并联合风起云涌,南方出版传媒希望借助资本市场做强做大。

    据了解,今年以来,政策支持上市提速——4月,九部门联合下发《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鼓励处于成熟期、经营较为稳定的文化企业在主板市场上市;

    7月,新闻出版总署出版产业发展司司长范卫平在发布《2009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时再次表示,正在积极推动改制到位的出版企业上市,未来在资本市场上将形成一支可观的“文化生力军”。

    根据此次《2009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对全国新闻出版集团收入和资产规模排名分析,排名靠前的企业中不乏资本市场上的热门公司。出版集团前十强中,第一个借壳成功的出版企业——安徽出版集团排名第8;而排名第1的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早已明确国内IPO(首次公开募股)上市;排名第2的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以及分别排名第3、第6和第7的江西出版集团、中原出版集团、湖北出版集团,也都明确表示了登陆资本市场的意愿。

   “正是因为明确了我们的市场主体身份,我们才可能去上市,去依靠资本市场做强做大。”中国出版集团总裁聂震宁说。

    数据显示,新闻出版体制改革后的市场主体基本形成,2009年企业法人的单位数量占法人单位总数的96.3%。

    随着转制进程加快,一方面,出版集团规模迅速做大——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山东出版集团、湖北长江出版集团分别成为本省内最大的文化产业集团;另一方面,出版企业兼并重组进程加快——2009年,吉林出版集团与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改制重组,北方联合出版传媒股份以收购部分股权的形式收购天津出版总社的出版、发行业务及资产。“与此同时,教育部所属的高等教育出版社、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出版社、教育科学出版社组成大的专业教育出版集团已成定局。”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所长郝振省说。

   做大做强还需打破地域与行业坚冰

   对比

   相比国际出版大鳄,中国出版企业仍然显得势单力薄。我国综合经济规模最大的出版集团——江苏凤凰出版集团2009年营业收入68.1亿元、利润总额12.1亿元,仅及英国培生集团2008年销售收入的11.0%和营业利润的12.4%……

    2009年,在第六十一届德国法兰克福书展上,中国各大出版社共输出版权2400余项,比历史最高纪录的2006年的1096项多出一倍。

   “尽管我们自己和自己比确实进步不小,但和欧美相比,中国出版业还不够专业。我们的一些书和西方的同类图书相比,从编辑理念到内容写作到宣传推广,都过于粗糙,从读者的角度、从市场的角度来策划选题还很不够。”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总裁陈昕说。

    “欧美之所以能产生大的出版企业,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他们的市场是统一的。”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总裁谭跃告诉记者,“而这恰恰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谭跃坦言,真正要壮大企业就要跨区域发展,但由于中国的特殊国情,行政分割特点明显,各地都希望自己区域内的企业做大做强,而不希望自己的企业被兼并,这就造成企业的发展空间受到局限。

    吉林出版集团公司总编辑顾汉春也深有感触地说:“出版系统跨区域组建公司需要经过中央和地方多个部门的审批,相关法规和制度设定并不完善,属于摸着石头过河。”他说,2009年4月,吉林出版集团与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改制重组,在工商注册过程中,改制后的出版社注册为“某某出版社公司”是否可行、在税收等方面是对应《公司法》还是对应税务部门出台的“文化产业支持政策”等,都曾存在困扰。

    此外,跨行业发展同样面临难题,谭跃指出,从国际出版传媒集团看,它们常常是通过并购实现跨行业多元化发展,图书占比很小。而在我国,由于行业壁垒长期存在,各行业都希望本行业的企业做大做强,要打破行业壁垒并不容易。“比如,我们现在尝试发展影视,但由于不掌握频道资源,我们的发展空间仍然受到局限。”

    有关专家指出,跨区域整合中如何减少地方保护主义政策,如何协调中央和地方所辖的各宣传部门(宣传、文化、广电和新闻出版等部门)的工作,如何放开社会资本并在制度上保障它们的利益,如何减少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都需要更细化的政策。

    “但我们可以肯定,随着政策的逐步完善,600家左右的出版机构和数十家出版集团将面临着一个百年未有的重大机遇。”谭跃说,“由几家出版集团主导出版市场,这种结局我们已在欧美国家看得很清楚。未来十年是重新划分市场的十年,也是大小分化、强弱分明、最终趋向于重组、落笔在联合的十年。”

   “股份化”如何真正“化大、化强、化活”

   观点

    “产业化第一个特征是规模化、集约化。要充分认识到这样的现实,即经济上的大数字掩盖着产业链上的小出版,我们要通过内部裂变和外部扩张的方式,形成出版规模,产生集约优势。产业化的第二个特征是市场化和利益最大化。总之,这两个特征一是要做大,二是要做强,这是转企之后必须谋求的两个硬指标。”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谭跃说。

   “转企并不意味着改革见底了,真正见底是建立起完善的现代企业制度。”谭跃说。

   “目前,大型出版企业很多都是国有企业,一股独大。按照规定,作为国有资产代表,高管不能持股。比如我们与民企合作,他一方是总经理,我们一方肯定就是一个副总经理或者总编。但人家高管是持股的,我们高管是不持股的。短期看没大碍,但长期看,对于发挥和调动人的积极性是不利的。”谭跃表示,“现在我们只好采取变通的方式,鼓励一些管理人员去下面出版、发行、印务等环节持股。”

  “从历史与现实的角度看,股份制是一种客观趋势,而股份制的途径主要应该是国有与民营之间的股份制,本质是资源与活力的融合。”谭跃分析说,顺应这种趋势,中国出版业一方面要积极推动与外资和民资的合作,一方面要注重防范风险,确保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在实际运作中,要注意股份化是把国有化大而不是化小,是化强而不是化弱,是化活而不是化死。

   郝振省也表示,推进股份制的同时,也必须遵循出版产业自身规律,它经营的核心是内容、是文化,本身就存在有别于一般其他产业的特殊性,盘子虽小但社会影响力巨大。建议有关部门进一步重视出版业的特殊性,从产业特性的角度给予保护与支持。

    据了解,在税收政策上,法国政府把图书增值税率从7%下调到5.5%,远远低于一般商品18.6%的税率;英国政府一般商品税率为17.5%,而出版物增值税率为0。相比之下,我国13%的出版增值税率仅比基本税率17%低4个百分点,并且我国出版企业的税种偏多,税率偏高,经济负担远大于国外出版企业。

   2009年8月,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在全国文化体制改革经验交流会上表示,经营性新闻出版单位转企改制,只是与市场接轨的第一步,今后还要把刚刚下水的“小舢板”变成实力强大的传媒业“航空母舰”,全面提升我国出版传媒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时隔一年,重新确定市场主体身份的出版企业开始谋求新的发展,只有付出更多的艰辛与努力,才能真正实现“航空母舰”的梦想。(记者 冯蕾 李金桀)